首  页 | 关于中心 | 中心动态 | 猛禽救助 | 猛禽教室 | 社会支持 | 认养中心 |  猛禽论坛 |  捐助认养 |  FAQ |
文章搜索
 
 相关文章
· 北京迎来爱鸟周30…[568]
· 伤愈猛禽鹫峰放飞…[2801]
· 两只中毒大鵟康复…[2915]
· 大风降温 两猛禽…[4714]
· 图片新闻[3787]
· 3只康复猛禽重归蓝…[3655]
· Up where it belo…[3641]
· 放飞[3610]
· 市民捡怪鸟 猛禽中…[2962]
· 登记特征挂脚环 三…[4040]
 热点文章
· 隼形目猛禽分类… [22320]
· 猎隼“羊肉串儿… [20655]
· 北京常见的鹰 [15911]
· 04年9月训飞游隼… [12984]
· 北京常见的雕 [11833]
· 北京地区常见猫… [11676]
· 放飞金雕 [10836]
· 北京最大的猛禽… [10159]
· 联系我们 [9939]
· 北京的三种鵟 [9833]
· 放飞趣图集 [9145]
· 亲手送你回家—… [8210]
  猎隼“羊肉串儿”  
猎隼“羊肉串儿”

文:猛禽   照片:张珂

羊肉串来自内蒙,是一个内蒙的男孩从鸟贩子手里救下来的。这个男孩养了她半年,后来听说北京有个专门救助猛禽的机构于是他就带着这只猎隼来到了北京。因为他在火车上一直给猎隼喂羊肉,所以来到中心时猎隼身上有一股强烈的羊膻味,这味道一个多月以后才消失。所以我们叫她“羊肉串儿”。


羊肉串儿刚来的时候,近看是只鸟,远看像个破笤帚疙瘩:尾羽磨没了,飞羽破破烂烂,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脚垫和滴虫感染。这个家伙的脾气实在坏透了,接受检查时拼命挣扎,最要命的是她的大嗓门,用“震耳欲聋”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经过检查,兽医下的结论是:主要问题是羽毛,要等到秋季换完羽毛以后才能放飞,也就是说她要在猛禽中心呆很长一段时间。


  羊肉串儿就这样在中心落了户,我们要定期检查她的羽毛,每次检查都是对我们技术,胆量和耳膜的考验。为了让她尽快长出新的羽毛,兽医会有选择地拔掉一些旧羽毛,这样新羽毛就能很快地长出来,这办法看上去野蛮了些,不过还是很有效的,因为旧羽毛要等到一定的季节才会脱落,而新羽毛只有在旧羽毛脱落以后才可能长出来。


  羊肉串儿终于长出了第一根新羽毛,新长出来的羽毛只是一根黑色的羽干,很像圆珠笔芯,里面黑色的布分其实是血液,所以这种新生的羽毛我们叫它“血条”。血条很脆弱,必须有其他成熟羽毛的保护才能安全生长,所以鸟的羽毛不是一下子全脱落,而是按顺序脱落和生长的。羊肉串儿长出血条以后,我们的工作就更艰巨了,一方面要经常检查她的羽毛,另一方面还要注意不能损伤新羽毛。换羽阶段营养一定要跟上,只要有一天没吃饱,羽毛上就会出现一道横斑,又叫恶斑,严重营养不良的鸟,羽毛上会有很多恶斑,羽毛很容易从恶斑处断裂。


  秋天,羊肉串的羽毛换好了,她从一只“笤帚疙瘩”变成了一只漂亮的猎隼。而这只是成功放飞的第一步。


长期的人工饲养对羊肉串儿的身体和行为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她究竟能不能正常地在野外生活?这些问题不解决就把羊肉串放飞是不负责的,所以要在放飞前对她进行恢复训练。


  训练中要用到训鹰术,中国人自古有训鹰打猎的传统,不过中国人喜欢苍鹰或雀鹰,西方人才是训隼的行家,阿拉伯国家尤其喜欢猎隼,矛隼等,这也是中国新疆地区走私猎隼严重的主要原因。训鹰术是一种文化,可是却是与保护动物的宗旨背道而驰的,这其中的故事我以后再讲,相信您听了那些故事以后一定不会有像要养一只鹰的想法了。


  对于羊肉串,我们是不得已才用到训鹰术的,这一点一定得说明,在我们救助过的几百只猛禽中,只有少数几只需要恢复训练的才被使用这种方法。


  羊肉串儿是一只精明活泼的猎隼,站在隼台上自己晒太阳是她的快乐时光,一会儿东张张西望望,不停点头(隼类观察周围时喜欢点头);一会儿用脚挠痒痒,两颗铜铃丁冬叮咚响个不停,听到铜铃的声音,我们在中心任何一个角落工作都能知道羊肉串正安全地在晒太阳。


  秋高气爽的好天气里,我们就开车到机场路附近的一块大空地去训练羊肉串,训练的方法是一人架隼,另一人在远处用食物引逗,猎隼看见食物后架隼的人把隼抖出去,而拿食物的人这时藏起食物,于是猎隼就会在空中盘旋,我们也就可以评估她的飞行能力了。待猎隼飞上几圈,在把食物亮出来,食物是拴在绳子上的,人拿着绳子抡食物,以此来训练猎隼的捕食能力。

 


  

这种训法的关键是要控制猎隼的体重,训练前一定要称重,如果体重超过标准猎隼就有可能“放飘”。也就是在训练时逃跑。猎隼有的是心眼,只有饥饿能控制她。所以这段时间比较艰苦,羊肉串儿经常要挨饿。

 


  下面来讲一讲最刺激的一次训练吧:
  那一次,我们来到机场路,这片空地长满高高的野草,入秋后已经枯黄了。我们像以前一样训练],当我把羊肉串儿都出去后,她像平常一样在空中盘旋了一圈,突然朝西边飞去,接着俯冲下去,消失在茫茫的野草中了。我们马上奔过去找她,才几秒钟的时间,她已经落在一公里以外的地方了。到处是草,我们与羊肉串儿之间还隔着一条公路!就在这时,救星从天而降,一只红隼,尖声鸣叫着在公路对面那片荒地上空盘旋,然后俯冲下去。我们立即意识到:它在打羊肉串儿!


  任普立即跑过公路,朝着红隼那里跑去,几分钟后,他回来了,羊肉串儿已经回到了他的手臂上。任普兴冲冲地给我们讲了找回羊肉串的经过:


他到了公路对面,就在红隼打架的地点附近寻找,虽然草很高,可是羊肉串儿脚上那对铜铃发出的声音却让仁普很快找到了她,于是在食物的引诱下她又跳上了人的手臂。任普还发现羊肉串儿脚下的地上有一小摊血迹,而且她的爪上和喙上也有血迹。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是她自己打了一只猎物,而且已经吃光了。后来通过检查第二天她吐出来的食丸,确定她捕食了一只小老鼠。


这次“放飘”不但有惊无险,还让我们知道羊肉串儿能够自己捕食,真是个令人振奋的进步。


   当我架着羊肉串儿往回走时,又出现了意外,一只鹌鹑突然从我脚下的草丛里飞了出来,还没等我回过神来,羊肉串儿已经追出去了。幸好没飞多远,又被我们拽了回来。以前听说架鹰打猎通常要带狗,因为狗可以为鹰赶出草丛里的小动物,今天我就充当了这个角色,帮助猎隼趟出了草丛里的鹌鹑。这一路上,羊肉串儿只要一点头,我就立即抓紧绳袢,因为她骨头里的野性已经苏醒了。


  经过这一次训练,羊肉串儿的野性大增,于是离说再见的日子就不远了。


  放飞那天我有事没去,在拍摄的DV录像里,猎隼一飞起来就从摇摇晃晃的镜头里消失了。在出现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点。任普说羊肉串儿被抖出去以后,尽管已经被喂饱了,还是在空中盘了几圈,直到确定没有免费的午餐以后才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羊肉串儿带过的铜铃如今静静地躺在工具盒里,等着为其他的猛禽服务。有时我会把它们拿出来摇一摇,那悦耳的铃声总会让我想起她,不知道她现在好不好,有没有找到她的伴侣。祝福她过的幸福,永远不要再回到人类的世界里。

 

· 上一篇文章: 我和“小强”
· 下一篇文章: 破坏之王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IFAW BRRC | 联系信息 | 合作伙伴 | 访客留言 | 在线捐赠
版权所有 © 2004 BRRC.ORG.CN | 技术支持:启迪亿方